非洲足球三大巨星领衔 足球淘金多为生计辛酸无

时间:2019-07-30来源:未知作者:admin点击:
海外淘金为优秀的非洲足球运动员提供了发财致富、扬名世界足坛的机会。然而,除了寥寥无几的超级球星之外,绝大部分非洲足球运动员在国外的淘金日子并不好过,辛酸的苦水有时

  海外淘金为优秀的非洲足球运动员提供了发财致富、扬名世界足坛的机会。然而,除了寥寥无几的超级球星之外,绝大部分非洲足球运动员在国外的淘金日子并不好过,辛酸的苦水有时只能自己暗暗吞下。

  1000多名海外淘金的非洲足球运动员中,迪迪尔·德罗巴可谓超级富翁。来自年人均收入只有一二百美元地区的德罗巴已经跻身于世界工资最高的足球明星之列,年收入达到1340万美元。来自科特迪瓦的德罗巴性格豪爽,技术意识过人,身体素质不同寻常,是欧洲欧洲职业赛场上最优秀的前锋之一。德罗巴的岳父为非洲足球超人米歇尔·格巴。在法国马赛队效力时,德罗巴表现优异,曾当选为年度最佳运动员。当时英超切尔西队看中了德罗巴的实力,不惜花费2400万英镑将德罗巴收入队内。事后证明,切尔西此举非常划算,德罗巴在切尔西队表现突出。2006年,德罗巴成为切尔西队自1985-86赛季以来第一位进球超过30个的球员。德罗巴在英超联赛、欧冠联赛、英格兰足总杯比赛和联赛杯比赛中都有进球。当然,2009年的各大赛事中,德罗巴也是为切尔西攻城拔寨的头号人物。

  非洲另外一位年收入超过千万美元的球员是效力于西甲巴塞罗那队的埃托奥。出生在西非喀麦隆的埃托奥在球场上非常聪明,务实。埃托奥帮助巴塞罗那队几次获得了西甲联赛冠军和欧冠联赛冠军,同时,埃托奥也是第一位连续三年当选非洲足球先生的非洲球员。2008年的非洲国家杯比赛中,埃托奥成为最佳射手。28岁的埃托奥效力于巴塞罗那队的日子还有12个月。现在,巴塞罗那已经为埃托奥开出身价,没有1000万英镑休想得到非洲猎豹。虽然英超和西甲的某些强队已经看中埃托奥,不过这些俱乐部也明白,身价超过1000万英镑的埃托奥每年的工资也不会低于1000万美元,两项开支为数也相当可观。

  三位非洲千万球星中的第三位也来自西非。在切尔西队中,埃辛的缺阵往往给球队带来不可弥补的损失,因此球队教练希望埃辛永远健康。来自加纳的前锋埃辛实力强劲,求胜欲望强烈。在2006年世界杯比赛中,埃辛的出色表现征服了世界足坛,不少人认为埃辛就是昔日的法国名将帕特里克·维埃拉,甚至超过了维埃拉。切尔西队以2400万英镑的身价从法甲冠军球队里昂队得到了埃辛。2007年埃辛被切尔西队的球迷评选为年度最佳运动员。现在,埃辛希望代表切尔西队拿下英超和欧冠联赛的冠军,实现自己的足球梦想。

  除了少数超级球星之外,在欧洲职业足球赛场上,非洲球员的主要特点是:干得多挣得少。要想了解非洲球员的收入情况,首先应当了解一下欧洲的足球市场。1995年博斯曼法案之后,大量球员涌入欧洲联赛,导致了欧洲职业足球赛场工资大爆炸,吸引了众多世界球星,当然包括非洲。据统计,在欧洲78个职业或者半职业足球俱乐部效力的球员中,非洲球员往往效力于水平较低,工资更低的小型俱乐部。在欧洲工资多极化的足球运动员市场中,非洲球员往往是工资较低的一群。欧洲的足球俱乐部在谋求非洲球员时首先是实用性,第二就是价格低廉。

  在欧洲国家的职业联赛里,来自东欧国家的外籍球员最多,达到了29.7%,其次是西欧球员,占28.7%;排在第三位的是非洲球员,占19.6%;第四位为拉丁美洲球员,占16.9%。在欧洲足球俱乐部效力的非洲球员中,来自西非喀麦隆的球员最多。

  大多数非洲球员在欧洲水平较低的联赛效力。东欧的罗马尼亚联赛的外籍球员中,53.3%来自非洲;在岛国马耳他,这一比率为52.6%;位居第三位的为西欧的比利时,比率为43.4%;其次是瑞士和阿尔巴尼亚,比率分别为33.7%和33.3%。这些国家的球会在欧洲的排名较低,而且除了比利时之外,这些国家的人均收入也不高,因此球会只能拿出不多的金钱,雇用干得多挣得少的非洲球星。对在瑞士各队效力的20名喀麦隆球员的调查发现,非洲球员在这些球会不仅收入低,而且还经常受到各种歧视。

  非洲国家的情况不同,收入水平存在差异,因此非洲国家球员在欧洲踢球的待遇也不同。尼日利亚本国收入较低,因此尼日利亚球员除了个别之外,大多在欧洲名次较低的球会踢球,收入也很低。北非的摩洛哥生活水平明显高于尼日利亚,因此摩洛哥球员外出踢球还不如在国内俱乐部效力,因此他们就拒绝出国。尼日利亚有一亿多人口,足球运动员比比皆是,对于他们来说,到国外踢球是唯一可能发财致富的途径,因此这些球员不惜工资水平低,前往欧洲踢球,成为了欧洲俱乐部最为喜欢的非洲球员。

  近几年来,西亚的石油富国卡塔尔的体育事业取得了可喜的进步,尤其是足球,在亚洲大型比赛中成绩一再提高,成为了西亚和亚洲的足球强国。卡塔尔足球迅速发展的奥秘之一就是招募大量的非洲球员为卡塔尔效力。

  在西非足球王国加纳泥泞的土地上,一群男孩正在专心致志地接受足球训练。加纳的塔马雷出现了卡塔尔人主办的足球俱乐部,为卡塔尔寻找有天分的足球少年。在西非的另外一个足球强国尼日利亚,名叫安东尼·巴塞·巴塞的男孩在整天活跃在泥泞的土地上,他日复一日的踢球和训练,希望早日实现他的梦想,加盟西班牙联赛冠军和欧冠联赛冠军巴塞罗那队。

  13岁的巴塞现在来到了卡塔尔,住在有空调的房间里,在草皮球场上进行训练。尽管这里距尼日利亚有千里之遥,但是巴塞感到非常惬意。卡塔尔在对非洲7个国家的400000个男孩中进行了多次筛选后,挑选出了23个非洲足球少年来到了卡塔尔进行训练。

  卡塔尔政府兴办的体育学院负责对这些非洲足球少年进行测试。很快,卡塔尔方面将宣布,获得在卡塔尔接受足球训练奖学金的非洲男孩名单。当然,巴塞希望留在卡塔尔过上比家乡更为美好的生活。巴塞说:这所足球学校有着非常良好的设施。我从来没有看到过如此之好的设施。我来到这里这里接受训练学到了很多知识。我希望成为一名职业足球运动员,在这里的训练使我的前途更加光明了。

  主持卡塔尔足球学校的教练为西班牙人约瑟夫·克罗莫。他认为,非洲足球少年来到卡塔尔进行训练为这些贫穷的非洲儿童提供了金子般的机会。同时,卡塔尔也可以从中挑选可用之才。美国马萨诸塞州史密斯学院的体育经济专家认为,卡塔尔此举的真实动机是为卡塔尔的国家足球队挑选人才。卡塔尔有钱,非洲国家有人,用金钱和天才组成的卡塔尔足球队在亚洲未来的足球赛场上,将成为一支不可忽视的力量。

  在许多非洲国家,足球少年认为,能够到国外踢球是他们发财致富的唯一道路。14岁的加纳足球少年阿布·默罕默德明白,如果他不能够充分利用他的足球天赋,他就很可能挨饿。两年之前,默罕默德的生活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曼联队的球探汤姆·维农兴办的一所足球学校开张了,默罕默德成为了足球学校的一员。

  默罕默德出生在加纳北部城市孙亚尼。在当地,默罕默德的足球技术人人皆知。现在,默罕默德获得了4年的足球奖学金。但他的父母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并不高兴,并且坚决反对。在默罕默德耐心的解释下,他的文盲父母最终同意而儿子到足球学校学习。默罕默德将不多的衣服装在一个尼龙包里,来到了加纳首都阿克拉郊区的足球学校。

  默罕默德说:我刚刚来到足球学校的时侯,我认为,人们将会嘲笑我的打扮。可是三天过去了,我与其他球员的穿着打扮相同了。他们给我买了一个新包,几件新衣服。当休假日默罕默德回到家时,邻居们感到非常吃惊的是,默罕默德在学校里竟然一日三餐。默罕默德的父母依靠种植木薯为生,姐姐在家帮助父母劳作,为了节省钱财和粮食,家中经常一日两餐。

  尽管加入足球学校并不能够保证默罕默德将来能够到欧洲的足球俱乐部踢球,但毕竟带来了一丝希望。4次获得非洲国家杯冠军的加纳,对足球的狂热之情多年不退,许许多多来自贫穷家庭的少年希望将来指望足球养家糊口,现在他们最大的希望是能够进入足球学校,尽快成长起来。

  维农的足球学校也不能够保证每个学生将来都能以足球为生。维农说:这些孩子18岁时不可能全都成为米歇尔·埃辛。足球学校不能保证学生都能够以足球为生。从18岁到21岁这个年龄段,许多孩子将由于种种原因离开足球。但是,足球学校至少能够为他们提供可能过上较好日子的机会。

  不过,对于众多非洲足球少年来说,学习可能是面临的最大问题。不少孩子从来没有上过学,学习功课时经常遇到问题。而且,从知识的全面性来说,不识字肯定会影响到这些孩子理解足球,阅读足球比赛的能力。14岁的瓦利斯说:我刚刚来到足球学校的时侯,希望当球星。我希望向全世界证明我的足球能力,因此我总是希望走上赛场。可是在学校的日子越长,我越发感到,没有知识,我的整体足球技术难以迅速提高,刻苦学习文化对于我们这些足球少年来说非常重要。

  朴茨茅斯队的非洲尼日利亚球员卡努是世界闻名的球星。大名鼎鼎的卡努组建了了一个基金会,帮助在欧洲的非洲球员少受剥削,争取平等待遇。

  30多岁的卡努称得上是非洲的足球大佬。他曾经两次获得了非洲足球先生的称号,为尼日利亚夺取了奥运足球金牌,在荷兰阿贾克斯队时获得了欧冠联赛冠军,在阿森纳队时获得了英超和杯赛双料冠军。卡努认为,正是那些所谓的足球经纪人多年来掠夺非洲足球青少年,使得不少非洲足球青少年最终落入被剥削和被抛弃的下场。

  卡努认为,现在最为突出的问题是,不少非洲少年戴着美好的梦想离开了家乡,来到了欧洲。经纪人答应他们,将来可以挣大钱,可是到头来,不少非洲少年被经纪人所抛弃,没有颜面回归故乡,无法实现光宗耀祖的梦想,他们只得在欧洲流浪,有的被迫加入了流氓犯罪团伙。

  即便有些非洲青年球员获得了在欧洲职业队踢球挣钱的机会,但是他们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受尽了剥削。喀麦隆球员乔治·马加多来到了比利时的蒙斯队时,按照规定,球员的最低工资为1075美元,但是球队仅仅给马加多150美元。非洲球员蒂莫西·阿托巴曾经效力于瑞士的某个俱乐部。尽管对于球员工资有明文规定,但是阿托巴第一个赛季的工资只有最低工资的三分之一,第二年才涨到三分之二。每当阿托巴对于工资感到不满时,球队官员就威胁说,如果他再提工资问题,他们就将他送回喀麦隆。

  对于非洲球员的境遇,卡努说:问题在于,非洲人人都希望靠踢足球挣钱。某些人是幸运的,某些人就没有那么幸运了。因此,我希望所在在欧洲踢球的非洲少年能够得到较为公正的待遇,欧洲俱乐部逐步减少对于非洲球员的歧视。国际足联主席布拉特指责欧洲某些俱乐部对于非洲青少年足球运动员实行的新殖民主义政策,剥削非洲球员,卡努希望,国际足联最高官员的意图能够得到实现,非洲球员在欧洲能够早日获得平等地位。(作者:京城二闲)